张志军:政府公共外交的实践与能力建设

发布时间[2011-11-23]

作为公共外交的重要行为主体,政府应更多发挥策划、组织、指导作用,统筹非官方主体在各自领域发挥自身优势,围绕提升国家软实力这一共同目标而努力。近年来,中国政府在领导人外交、大型活动和驻外使领馆方面的公共外交活动得到大力拓展,进行了不少有益尝试,并对政府开展公共外交的能力进行了建设。

近年来,公共外交日益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但对什么是公共外交,国际上和国内有着多种理解,尚无统一定论。出现这种状况在很大程度上与一国所处的内外环境和所面临的发展任务有关。我认为,公共外交是一种特殊的外交形式。就中国而言,公共外交系指由政府主导,社会各界普遍参与,借助传播和交流等手段,向国外公众介绍本国国情和政策理念,向国内公众介绍本国外交方针政策及相关举措,旨在获取国内外公众的理解、认同和支持,争取民心民意,树立国家和政府的良好形象,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维护和促进国家根本利益。

公共外交在我国总体外交战略布局中的地位

当前,我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快速提升,国际社会更加看重我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迫切希望加强与我国的交往与合作。但由于对中国真实国情缺乏了解,也由于意识形态、价值理念的差异以及对我国快速发展的不适应,国际社会对华误解、疑虑甚至偏见仍然存在,亟待加强对外增信释疑工作。同时,国内公众对外交事务的关注度和参与度空前高涨,维护国家利益的愿望更加强烈,有力地支持了我国外交工作。但也有部分公众对我国发展阶段和国际地位的认识与现实存在一定差异,对我国外交政策和外交工作某些方面有时理解不够,也需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对内宣介,以确保我国发展战略和外交方针政策的顺利实施。

公共外交作为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外交的重要开拓方向。从近些年的我国外交实践中不难看出,它已成为外交工作新的增长点和着力点。

公共外交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建立全方位、立体化、多层次的工作格局,政府和民间力量共同参与。其中,政府主导是一个必要前提,确保各方能够在一个总体战略下朝着统一的目标迈进,以最有效地维护和促进国家利益;而公众参与是一个重要特点,它体现一国公共外交的发展程度,也有助于加深政府与普通民众间的信息交流和心灵沟通。

作为公共外交的重要行为主体,政府应更多发挥策划、组织、指导作用,统筹媒体、智库、民间组织、学术机构、工商企业、知名人士、普通民众等非官方主体在各自领域发挥自身优势,围绕提升国家软实力这一共同目标而努力。

政府公共外交的实践与探索

领导人外交中的公共外交活动及其效果

领导人外交在我们全面深入拓展对外关系、塑造国家形象中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近年来,外交部紧紧围绕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和出席重要国际会议,加强公共外交设计,统筹安排访问前后及期间的新闻吹风、领导人接受媒体采访、发表演讲、参观访问、与公众互动等活动,增信释疑,扩大共识,传递中国声音,展现中国形象。

2011年1月,胡锦涛主席成功访美。访问前夕,胡主席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联合书面采访。访问期间,胡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共见记者,出席美友好团体欢迎宴会并发表重要演讲,与中美两国企业家和青少年面对面交流,受到国际舆论广泛关注和积极评价。

外交部抓住这次访问契机,利用自身平台积极开展公共外交。访前,崔天凯副部长在“蓝厅论坛”就中美关系发表主旨演讲,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中央电视台采访。访问期间,外交部在中国代表团新闻中心举行吹风会,引导中外媒体全面、准确解读访问的意义和《中美联合明》。此外,中国驻美国使领馆配合此访开展了一系列公共外交活动,如张业遂大使在访前与网民在线交流,访后与美国务院高官共同参与美知名智库访谈,引导美国内舆论全面客观认识中美关系重要性。上述工作对访问的圆满成功起到了积极作用。

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应邀对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进行正式访问。行前,温总理专门接受两国媒体采访,向两国人民传递中马、中印尼友好的声音。访问期间,尽管日程十分紧张,温总理还是抽出时间同两国社会各界泛交流互动。在马来西亚,与马来亚大学师生亲切交流,会见辛亥革命先驱后代和华文媒体代表。在印尼,在卡尔蒂妮宫发表重要政策演讲,会见曾参与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工作的印尼国际救援队队员,与阿扎拉大学师生互动并与穆斯林学生共同演唱印尼民歌《哎呦妈妈》。温总理的真挚亲和,深深打动了两国民众。上述活动成为我与两国友好交流的佳话,当地和国际媒体争相报道并予以积极评价。

外交部组织的大型公共外交活动

开展公共外交需要打造标志性品牌,需要向国内外公众广泛宣介我国的基本国情、内外政策和发展理念。近年来,外交部在品牌建设、公众交流方面做了不少有益尝试。比如,2010年12月外交部设立了“蓝厅论坛”。该论坛旨在通过举办研讨会等活动,研讨国际形势和我外交政策,搭建面向国内外政府高层、驻华使节、学术界、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的高端平台。2010年12月,杨洁篪部长在首届“蓝厅论坛”上就亚太形势和中国政策发表主旨 演讲,受到各界高度关注和积极反响。

又比如,在上海世博会期间,我们组织了“发展中国家记者百人团”来华采访。这是考虑到上海世博会是首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的世博会,为世界近距离了解中国提供了难得机遇,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不能亲临世现场,而这些国家的媒体在中国也没有常驻记者。为此,我们特意邀请了近70个发展中国家的100余名记者组成联合新闻团,于世博会开幕期间访华,并赴北京、上海、江苏等地采访。参团记者大量报道了世博会的盛况和在华所见所闻,对促进中国与有关国家的了解和友谊发挥了积极作用。访华期间,一名沙特记者突发心梗病危,我们第一时间抢救,挽救了记者生命,以实际行动践行“以人为本”理念,这个小插曲也成为中阿人民友谊的佳话。

驻外使领馆从事的公共外交活动

近年来,我国各驻外使领馆以开拓创新的精神,积极主动地开展公共外交,不断增进驻在国公众对中国认知和了解。

一个例子是驻外使领馆春节公共外交系列活动。近年来,春节逐渐成为我驻外馆开展公共外交的重要品牌。2011年春节期间,各馆提前谋划,精心设计,不断挖掘春节文化和传统内涵,充分调动各方资源,广泛开展系列公共外交活动。各馆精心筹办春节招待会,配合国内举办“欢乐春节”系列活动,邀请国内知名文艺团组访演,举办图片展、文化讲座、庙会、花车巡游、研讨会等活动,烘托节庆气氛,引导驻在国民众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 许多馆将媒体工作作为重要环节,扩大活动影响和效果。许多大使在驻在国主流媒体发表新春贺辞,接受驻在国电视台等媒体专访。不少馆与驻在国主流报刊合作出版中国专刊,图文并茂介绍中国春节和双边关系。各馆还注意利用文化活动的平台,积极宣介我“十一五”发展成就和“十二五”规划,阐释我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外交理念和政策立场,增进驻在国各界对中国的了解和理解。

另一个例子是不久前驻外使领馆围绕利比亚撤离行动开展的公共外交活动。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最大的一次撤离海外中国公民行动,规模空前,内外影响很大。我有关驻外使领馆抓住时机,第一时间引导舆论,扩大了我国政府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理念的国际影响。在全球聚焦我大撤离的情况下,我驻外使领馆主动发声,通过举办专题发布会、接受采访、新闻吹风、主动撰写文章等形式,向驻在国媒体和公众介绍情况,结合参加一线撤离行动馆员的亲身经历,突出中国政府果断决策、国内外各部门高效协调及所做的各项努力,引起热烈反响。很多国外媒体和公众对我救援行动的效率、国家的实力以及对中国公民保护的重视深表钦佩。

此次撤离行动中,我们在包机租船、人员转运、签证发放等方面得到了30多个国家的帮助和支持。这是我国长期奉行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成果,是我国在国际上得人心、朋友多的体现。我驻外使领馆注意利用这一契机,在公共外交中加强宣介我外交政策“得道多助”的特点,宣介与相关国家的友谊,以情动人,以事感人,引起各方共鸣。如希腊媒体广泛报道了希腊政府“尽最大努力接待中国朋友”,称赞希腊政府在接受中国公民免签证进入申根区的“外交突破”,认为此举显示了希腊独特的战略价值,也拉近了中希关系。

政府公共外交的能力建设

公共外交的部内部际协调机制

外交部牵头成立的公共外交部内部际协调机制,主要目的是通过这两个平台,与各有关单位一起就如何配合我总体外交大局开展公共外交活动进行谋划,从而加强协调,形成合力。

机制成立以来,各方的统筹协调意识得到提高,信息沟通越来越密切顺畅,对公共外交的投入也在不断加大。当然,上述机制刚刚起步,我们今后还要不断摸索、总结,进一步加以丰富完善。

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

外交部于2010年8月成立了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包括资深外交官以及国内部分知名专家学者。主要职责是为外交部公共外交提供咨询意见,围绕重大外交活动及国际热点问题开展外交政策宣示和解读。

今后我们还会邀请更多善于和媒体、公众打交道的资深外交官、国际问题专家学者加入这一咨询委员会的队伍,扩大对外影响,更好地服务我国的公共外交,服务外交工作全局。

新闻司公共外交办公室

外交部新闻司公共外交办公室于2009年10月成立,主要职责是负责外交部公共外交工作的统筹规划和协调指导,以及外交部大型公共外交活动的策划组织。

公共外交办公室是顺应国际形势新发展、外交工作新要求而诞生的新机构。成立以来,该办公室着眼于开拓创新,推动建立了很多新机制,策划了不少有影响力的新品牌,扩大深化了我部与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各兄弟部委、国内外媒体、民间机构和知名人士在公共外交领域的良好合作关系。我相信,在各方的支持下,该办公室将不断提高工作科学化、规范化和专业化水平,推动外交部公共外交工作迈上新台阶。

中国外交官的公共外交培训

要推动公共外交事业大发展,首先必须提高外交官的公共外交意识。我们在各种场合都强调,各级外交官要自觉把公共外交放到整体外交工作中去谋划和推进,增强工作的主动性和前瞻性。此外,我们通过举办各种培训项目,强化外交官的公共外交意识,提高外交官的公共外交能力和水平,并将公共外交作为外交官绩效考核的重要参考指标。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张志军(外交部副部长)

 
[ 打印 ]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