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东南亚的民间外交

发布时间[2012-03-22]

民间外交是中国在对外关系上的一个创举。“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国家之间的友好,归根结底是人民之间的友好。1957年,周恩来总理指出,“中国的外交是官方的、半官方的和民间的三者结合起来的外交”,充分肯定了民间外交的地位作用。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是中国民间外交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山水相连,有着相似的历史遭遇和共同的发展目标。新中国成立伊始,中国就与部分东南亚国家展开了民间交流。

冷战后,这一民间外交关系得到了迅速发展。新世纪新阶段,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也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2003年,我国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与东盟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在这个大背景下,2004年成立了“中国东盟友好协会”,为双方的民间交往与合作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可以说,中国与东南亚的民间外交为营造稳定的周边环境,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做出了重要贡献。下面,我就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这个问题谈几点看法。

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的现状及特点

近年来,国际形势复杂变化,这既给我开展与东南亚民间外交带来了挑战,也为我加强交流、促进与东南亚的民间外交关系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条件。总体上,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呈现出“交流更加全面、形式更加丰富,内容更加充实,布局更趋合理,影响更加深远”等多方面的特点。

交流更加全面。新世纪以来,中国与东南亚民间交流的合作领域更加广泛,对话机制更加完善,人文交流更加深入。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学术、卫生、体育、环境、城市等众多领域,双方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交流合作。例如,中泰保持了传统的友好关系,“中泰一家亲”已成为两国关系的生动写照,两国官方和民间之间的交流像走亲戚一样常来常往。泰方领导人曾表示,泰国国会50多个双边友好小组中,泰中友好小组是人数最多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泰国人民对中国的热爱。中缅山水相连,渊源深厚,两国人民有着传统“胞波”(缅甸语“兄弟”)情谊,近年来在经济、教育、宗教、文化等方面的交流日益广泛。中国与老挝的民间交流一直比较密切。中国派往老挝服务的民间志愿者,改良甜瓜种植法当年就使果农获得了大丰收;带领的球队在老挝全国篮球锦标赛选拔赛上一举创下3个历史性纪录。

形式更加丰富。以非政府组织多边国际交流为拓展点。应中国民间组织邀请,越来越多的东南亚非政府组织来华访问、举办研讨会,双方在人权、扶贫、环境保护等诸多领域开展了多种形式的交流。以大型论坛和推介会为载体。各种形式的博览会、产品推介会、产业论坛等为双方民间经贸合作注入更大的动力,创造了更多商机。以志愿者服务为新途径。当前,中国青年志愿者活跃在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多个国家,从事为期半年至1年的汉语教学、医疗卫生、农业科技、体育教学、计算机培训、职业教育、工业技术、国际救援等方面的志愿服务,受到了所在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扬。

内容更加充实。巩固邦交的根本在互信,睦邻友好的基础在民众。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民间外交日趋充实,中国—东盟民间友好组织大会至今已举行了六届,做到了民间先行、以民促官、官民并举。2011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0周年,中方提议,将2011年确定为“中国—东盟友好交流年”,双方共同举办了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加强高端人才的培养合作。双方密切配合,认真落实2020年将互派留学生规模都扩大到10万人的“双十万计划”。中方还将在未来十年向东盟国家提供1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并邀请东盟国家1万名青年教师、学者和学生来中国访问。旅游业合作不断深化。双方将继续采取积极措施,争取实现2015年双方人员往来1500万人次的目标。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中国—东盟中心即将建成,这将成为促进中国与东南亚民间交流,深化彼此合作的重要平台。

布局更趋合理。在国别分布上,由传统友好国家向更多东南亚国家覆盖,中国与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的民间交流取得明显发展。在交往对象上,统筹安排各个层次的交流,无论是国王或总统,企业总裁或地方政府官员,还是平民百姓,都纳入了民间外交的工作对象。在交流领域上,在保持经济交流的基础性推动作用的同时,不断发挥政治、文化、体育、卫生、宗教等多领域交流的积极作用,使各领域相互衔接、相互配合、相互促进。近年来,双方在文化、教育、旅游等领域召开了一系列论坛,很好地促进了民间交流的深化。

影响更加深远。在民间外交中,文化的影响力最为深远。我们充分发挥民间优势和文化影响力,利用中国传统的文化资源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着眼于从民族情感等深层次增强联系。中华文化强调以人为本,主张“和为贵”,重视“亲仁善邻”“和衷共济”,具有开放包容、兼收并蓄的特点。中国在东南亚各国建立的“孔子学院”对各国了解中国文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世博会等重大盛会成为塑造我国家形象的重要平台,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包括东南亚各国人们之间友好互动的舞台,为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建立良好关系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面临的问题新世纪以来,我与东南亚民间外交取得了显著成绩,这是从事民间外交各界人士不懈努力的结果。同时,也要看到,我正处于国力快速上升期,我与世界关系将进入敏感磨合期,我与东南亚的民间外交面临着多种现实问题的考验。

某些现实问题直接影响到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民间外交关系。在国家心态上,面对中国崛起,东南亚一些国家心态复杂,疑虑增多,对我一举一动过于敏感,“中国威胁论”在东南亚有一定市场。在战略价值取向上,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并非完全吻合。双方在一些敏感的领域存在争议,和平解决南海问题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台海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在经贸领域,双方的合作是主流,但随着东南亚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发展,双方在吸引外资、市场等方面的竞争面增大。此外,还有各国的华人政策、历史问题、文化上隔阂以及资源与环境等问题,这些都对东南亚各国的对华政策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也影响到了我与东南亚国家开展民间交流的效果。

一些大国介入与插手地区争端,影响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民间友好往来。当前,一些国家不希望看到中国强大,想方设法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干扰中国发展,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东南亚地缘位置特殊、与中国关系复杂敏感,成为一些国家干涉地区事务,防范中国发展的重要舞台。美国加速重返东南亚的步伐,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也纷纷插手南海问题。大国的介入企图与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大国平衡政策形成默契,为我开展民间外交制造了障碍。从舆论话语权上看,西方国家依然左右着东南亚舆论市场的导向。西方部分媒体对中国的歪曲报道在东南亚各国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损害了中国的形象,影响了双方民众间的信任和交流。

我与东南亚民间外交的整体性和联动性尚显不足,对外交流的深度还需要加强。民间外交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不同部门间的合作和沟通。当前我国的各类民间社会组织多达数十万个,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面对如此巨大复杂的民间组织,在规划民间外交时,还缺乏一个整体的顶层设计和合理布局。各有关组织在工作中的协调与合作尚显不足,相互之间的衔接和配合有待加强。此外,一些专业性协会和学术团体成员多属中高级知识分子及专业技术人才,其触角还无法延伸到最广泛的社会阶层。一些活动声势很大,影响面也很广,但时效性突出、持续性不足,后续工作跟不上,形不成连贯的整体合力。下一步还需要在做深、做细上下功夫,在赢得普通民众信赖上做工作。

推动中国与东南亚民间外交的几点思考

不断丰富工作内容。不仅要坚持已经开展并取得成效的工作,还要根据形势发展不断丰富工作内容,增强工作的生机与活力。以孔子学院为例,从2005年开始,仅仅5年多时间,孔子学院已在东南亚“遍地开花”,建立了30多所孔子学院和孔子学堂。到2009年,孔子学院的注册学员已近5万人,参加孔子学院文化活动人数达10多万人。这项活动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需要继续开展下去。同时,不应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要在师资建设、课程设置、授课方式等方面探新路,在科学管理、提高效益上下功夫,认真研究孔子学院在东南亚各国建设发展中遇到的新问题,不断适应新情况,及时出台新规定,使其在我与东南亚民间交流中发挥更大作用。不断开拓工作领域。要发挥民间外交的优势,不断拓宽民间交流的领域。以发展多边合作为着力点,从机构、人员、经费等方面创造条件;主动增强为国内经济社会建设服务的意识,在对外交往中注重推动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贸务实合作,积极引进国外经济与技术合作项目,为国内经济建设牵线搭桥;主动与国外非政府组织共同开展扶贫开发,为国内社会建设添砖加瓦,推动贫困地区脱贫致富;大力推动国内企业“走出去”,为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互利合作开拓渠道、创造机遇。

不断创新工作方式。时代发展是工作创新的基础平台,实践要求是工作创新的根本动力。要充分利用信息网络等现代技术手段,通过互联网、微博等新兴媒体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增加中国元素在东南亚民众中的认知度和亲和力。要充分利用海外华人的影响力,使其不仅成为中华文化的“守望者”,更成为最有效的“传播者”。要加大政府职能部门与民间外交组织的协调与配合,搭建民间交往平台,丰富民间交往方式,加大民间交往力度,充分实现外交资源共享。

坚持短期目标与长期效果的统一。充分发挥民间外交的特点,既要通过电视、广播、出版、网络等媒介,直接向外国公众解释中国的政策及做法,着眼于短期内塑造和改善中国形象。更要着眼于增强长期效果,加强各种教育、文化和宗教交流活动,提高经济援助的影响力和持续性,做到短期目标与长期效果的统一,并最终落实到塑造良好国家形象、营造稳定外部环境和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这一根本目标上。

王宪鹏:全国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北京国际信息协会会长。

 
[ 打印 ]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