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外交重在平等和坦诚地交流

发布时间[2013-03-14]

在不少人看来,加强公共外交就意味着通过增加经费、增加机构、增加人员、增加媒体覆盖范围、增加对外公关活动等等。笔者以为,上述工作都需要,但更重要的是对外平等和坦诚地交流。

最近这些年,不少人在谈及加强中国公共外交的目的时,常常要提到是在国际上争夺话语权。我觉得,如果把“话语权”看作是说话的权利和机会,那么现在中国根本不缺话语权,中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此外,由于这些年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外国人对中国非常重视,凡事都想先听听中国的看法,对中国说什么也非常关注,可以说现在中国在世界上不仅拥有说话的权利,有很多说话的机会,而且别人也很关注。

但是,如果把“话语权”认定为说话的影响力,也就是别人愿意听、愿意信,的话,这的确是个问题。我认为,要解决中国话语影响力问题,除了增加经费、增加机构、增加人员、增加媒体覆盖面、增加对外公关活动以外,更重要的要通过平等和坦诚地交流,了解对方,认识自己。通过了解对方,寻求更好的方法让对方客观地了解自己;通过认识自己和不断完善自己来赢得对方的尊重和信任。

如何做到平等交流

要做到平等交流,一要自尊,二要谦虚,三要双向。

自尊指的是要对自己有信心,面对强手,不妄自菲薄。每个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势和特点。一个国家再弱也有比他国强的地方,一个国家再强,也有比他国弱的方面。在开展公共外交过程中,要充分认识自己国家的优势和特点,对自己的国家有信心。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对外交往中全面介绍自己的国家。一个连自己国家的优势和特点都不了解,对自己国家没有信心的人,是无法做好公共外交的。

就中国而言,在对外交往中,我们需要真正了解我们国家的优势和特点,包括我们国家在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各方面的长处。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对外交往过程中保持起码的自信和自尊,才能全面和系统地向国外介绍中国的过去和现在,也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消除国外有些人对中国持有的偏见和误解,让国际社会把中国视为一个值得尊敬、值得尊重的国家。

谦虚指的是要有自知之明,不夜郎自大。我们的国家有自己的优势和特点,别的国家也有它们的优势和特点。伦敦奥运会上,男子百米我们的运动员就是跑不过牙买加运动员,男子马拉松我们的运动员也跑不过肯尼亚或乌干达运动员,足球就更不要说了。有效开展公共外交需要我们充分认识自己的弱点,在对外交往中敢于面对这些弱点,并向对方介绍自己在改进方面所作的努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取得对方对自己的信任和理解。

在这方面,掩饰和回避是没有用的,造假则更不可取。造假虽然可以一时掩人耳目,但最终结果是亲者痛、仇者快。20世纪60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二战英雄蒙哥马利将军访华,出于种种的考虑,我们刻意营造了一个没有饥荒的假象,蒙哥马利信以为真,回去后到处讲中国没有饥荒!这样做一时看似很成功,但真相出来后给国家形象造成的伤害则无法估量。

面对已经取得的成绩,我们需要谦虚。需要强调的是,谦虚不是自卑,更不是示弱。只有强者才会谦虚,才敢于正视自己的不足,甚至希望别人指出自己的不足。国家越强大越需要谦虚,越需要别人指出这些不足,只有这样才能够不断进步。一个国家惟有谦虚才能够赢得国际社会的普遍敬重。

双向指的是双向作用。在很多人看来,公共外交是单向的,也就是把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以最有效的方式传播给对方。我以为,理想的公共外交应该是双向的,这里既有我们了解对方,向对方传播我们观点的一面,也有我们通过了解对方对自己的看法认识自己、完善自己、扩大对外影响的一面。

我们要想将我们的观点传播给对方,就需要了解对方,因为只有了解对方,我们才可能有针对性地、采取最佳的方式将我们的观点和看法传递给对方。比如说,只有我们了解非洲国家,了解到它们关心的问题和看法,我们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向非洲人介绍和解释我们在国家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做法和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说明和解释我们的对非政策。同样,只有我们了解美国,了解到它关心的问题和看法,我们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向美国人介绍和解释我们的观点和看法。

为什么说公共外交还有通过了解对方对自己的看法,认识自己、完善自己的一面呢?这是因为通过了解对方对自己的看法,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自己、完善自己,我们才更有资本向国际社会展现自己的魅力。俗话说,旁观者清。外国人对中国可能有这种或那种偏见,但有些看法也不无道理。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资金匮乏,国外就有人建议我们向国外贷款解决我们的资金问题,刚开始我们得意于“既无内债、也无外债”,有些人甚至认为这等于邀请外国资本家剥削中国工人,于是坚决反对,但后来还是接受了。事实证明,借钱发展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我们规划合理、资金使用得当,确实可以使我们发展得更快些,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给工人也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再比如说,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提出,中国是当今国际体系的利害攸关者,需要承担国际责任。我们有不少人对此也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是美国在忽悠我们,让我们做对我们不利的事。但事实是,中国确实是现存国际体系的利害攸关者,国际体系状况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中国人的切身利益,我们想也好不想也好,都需要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关心和推动国际体系的改革,使国际体系朝好的方向发展。这不仅是国际社会的要求,也是我国的国家利益所在。当然,在承担国际责任问题上,我们需要根据自己的国情和愿望有所选择,并且要量力而行。

总之,公共外交能否有效关键在于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不仅需要我们自己不断地反省,也需要认真听取别人的意见。

如何做到坦诚

开展公共外交还需要坦诚。所谓坦诚,就是开诚布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藏着,不掖着。不要因人家不愿意听就不说,也不要因为人家愿意听就说个没完。说话要摆事实讲道理,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公理,要相信其他国家的人跟自己国家的人一样也相信公理,在理亏时也会认理服输。

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香港参加一个关于中国的国际会议,由于六.四事件,当时西方国家的人对中国政府持有很强的偏见。整个会议成了批判中国政府的会。我忍不住在会上说,中国的问题太复杂,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太多,治理难度太大,中国政府在具体问题上的做法上存在这种或那种问题也在所难免,这是客观现实,但不能因为这些问题就抹煞了中国过去这些年取得的巨大进步,无视中国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积极和建设性作用。我指出,即使让克林顿来管理中国,他也未必会比中国政府管理得好,我建议与会者更加客观公正地评价中国政府。说完后,整个会场沉默了一段。会后,一位美国学者私下跟我说,他对我的发言印象深刻,尽管他不完全认同我的观点,但他觉得也有些道理,他说他需要对这个问题做进一步思考。

总之,加强公共外交不仅仅需要增加经费、成立机构、转变工作方式,更主要的是要更新观念,调整心态,平等和坦诚地开展对外交流。只要我们能够做到这些,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打开公共外交的新局面。

作者:贾庆国 《公共外交季刊》编委,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 打印 ] [ 关闭 ]